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我們愛電影

                            如懿的“秘密”:華服下深藏多少情與意

                            編輯:Hezi 時間:2018年8月22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VOGUE時尚網  

                            文章導讀

                            不愛宮墻柳,只被前緣誤。精致華美《如懿傳》,將一對帝王夫妻的愛恨悲歡,從緣起到離散,濃墨重彩鋪陳,低吟淺唱婉轉,娓娓道來:明知逃不開凄艷的榮幸,躲不掉辛酸的結局,起承轉合依然令人嘆惋沉迷……

                            鏡頭所及之處,深藏哪些情與意

                            靜觀《如懿傳》,如一幅宮廷圖卷緩緩展開,姹紫嫣紅之下,亦有權謀機關。

                            翡翠鐲、釵頭鳳點綴的深宮情愁,錦衣華服背后的匠心獨運,制作團隊的巧妙創意與精致構思,早已流淌在了如懿的故事里,變成了她的秘密,藏匿在鏡頭之下……


                            多層繡羅氅 層層繡如畫



                            如懿于寶親王潛邸大婚,因是側福晉礙于禮法,不得穿正紅,所以這身吉服是妃紅色。蓋頭掀開,點翠頭面,嫣紅花朵掩映新嫁娘一張俏臉,顧盼多情。

                            鏡頭前,只能看到這身吉服的最外層,而這內里還有一件百蝶穿花金雙喜氅衣,緙絲外袍則團繡雙喜綴江崖海水紋,既浸透著如懿初為人婦的嬌羞與明媚,也彰顯側福晉的端莊持重。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紅妝。“囍”字與五彩百蝶的間飾寓意著幸福長壽,如懿的婚服與這件光緒皇帝大婚期間皇后所穿的紗繡氅衣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紅色納紗百蝶金雙喜字紋單氅衣

                            (資料圖來自《清宮后妃氅衣圖典》)


                            《如懿傳》特約造型設計張叔平,負責劇中如懿的全部造型。劇中所有如懿身穿的旗袍氅衣,內外都有至少兩層,并根據季節不同,面料也有薄厚之分。

                            夏季和冬季朝服,后者不僅加入滾邊設計,

                            整體色彩圖案搭配都有變化


                            以這身夏日朝服為例,分為貼身衣袍、夾袍、外裳等。除去最外層的外裳,里面兩層衣裝同樣講究和諧配色與精致刺繡——

                            哪怕鏡頭無法不一而足地體現,張叔平和他的團隊同樣將我們看不到的細節做到了極致。


                            如懿的“如意”



                            如懿,太后賜名,破舊立新。懿,安靜美好,亦是萬事如意的諧音。張叔平在如懿的整體造型中,加入了許多“如意”細節:


                            這身吉服上的四團刺繡紋樣,都藏著一把“如意”——

                            幾乎每件便服的衣身側邊處,都有如意紋樣——

                            這身便服的刺繡紋樣里也有一把如意——

                            如意元素的選用,不僅寄托了如懿“夫妻和美,事事如懿”的心愿,也書寫著她與弘歷之間年少結縭的誓言。


                            在清代,如意云紋在服飾上的運用達到了一個空前繁榮的階段,是社會各個階層的女性都廣泛運用的裝飾紋樣,最常以對稱狀出現在衣服的交襟處,領口也偶有出現。

                            月白色緙絲八團百蝶喜相逢紋夾氅衣


                            衣裙為何無褶皺?


                            裊娜娉婷地或走或坐,不見一絲褶皺。


                            每件錦緞衣袍的裙邊,張叔平都在內側縫上了銅錢大小的鐵片,增強衣服垂感;在片場,飾演如懿的周迅,只要是穿著氅衣,就絕不會輕易坐下。

                            嬌貴絲綢稍有不慎就會出現褶子,站,不僅讓每件衣裙都平整光潔,也讓她在無形中貼近了人物——寧折不彎的如懿,何時何地都不會委曲求全。


                            遠山眉與櫻桃唇


                            “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眉尖若蹙的遠山黛,朱唇輕啟的櫻桃口,根據如懿身份以及心境場合的變化,均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早期眉峰略彎,眼妝淡淡,唇妝也用粉色凸顯好氣色——

                            而后隨著劇情的不斷開展,如懿也逐漸變得成熟淡定強氣場,不斷犀利的眉形,益發艷麗的唇色也烘托出人物性格的變化。

                            細看唇妝,也彰顯著張叔平的巧思——上唇勾勒細致輪廓,下唇則將兩側隱去不涂,既可突出飽滿古典的唇形,也體現了清廷古典神韻——沉靜古典的妝容,在擬態與求真之間,更契合現代審美。

                            翊坤宮屏風所繪白孔雀,何寓意?



                            宮門深深怨,翊坤宮正殿,那拉皇后如懿斂然端坐,身后屏風之上一雙白孔雀,在白云紅樹間交頸而眠,意態嫻雅。

                            而如懿的這件雪灰色緞繡錦袍,旖旎動人的白孔雀盤踞纏枝千葉繡紋之上,與屏風的意境達成統一。蘇繡纖毫畢現地描繪了孔雀的精致出塵,清高孤傲的如懿,亦然。

                            為何以白孔雀比擬如懿?一是如懿品行高潔,非一般庸脂俗粉;二是白孔雀成雙成對,寄托著如懿與夫君相守,“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心愿;三是因為,孔雀再美終非鳳凰,身為凡鳥,難逃最后與皇帝勞燕分飛的結局……

                            寶琴瑤瑟,蟠桃千歲果;琪花芝草,溫樹四時春。

                            ——乾隆親題翊坤宮楹聯

                            戲說正史情 錦衣藏匠心

                            《如懿傳》的美,在于“戲說正史”的嚴謹與匠心。將清宮三百余年的浩瀚歷史,凝練于短短數十載,一針一線、一絲一毫都在整體尊重歷史的基礎上,盡可能接近現代審美,契合劇中人物性格。

                            真正的高貴精致,絕不是“白玉為堂金作馬”,而是如同開蚌珍珠,經歷打磨與雕琢,顯出淡然不爭的美感與光華——“淡極始知花更艷”,單就《如懿傳》配色而言,幾乎所有顏色都來源于中國傳統色譜:


                            淺淡雪青色垂墜豆綠流蘇,“喜上眉梢”刺繡,淡雅柔媚。

                            米色配桃紅,三綠襯花青,翡翠釧琉璃珠,美的清淡雅致。

                            葵黃為地,竹枝紋團繡,華貴不失雅趣。

                            黛藍繡叢蘭飛蝶,袖口偏襟以貂毛點綴,莊重典雅。

                            酡顏、絳紫、嫣紅色,是濃墨重彩的明媚亮烈;鵝黃、櫻草、秋香色,是柔云霧靄的淺淡詩情;蟹殼、鴉青、黛綠,是深沉濃重的筆墨山水……

                            “衣畫而裳繡”,針法繁復綺麗的刺繡點綴在旗裝袖口領間,大鑲大滾極盡奢華之能事。以“平、齊、和、光、順、勻”著稱的蘇繡,花鳥報綽約親昵之態,更添深宮妃嬪雍容華貴。

                            當清宮典藏成為劇中錦衣華服的靈感泉源,便注定它承載了歷史的厚重與精美。以針代筆,絲線為墨,折枝葡萄,寓意多子多福,光緒年間皇后太后的便服氅衣,在鄔君梅飾演的鈕祜祿氏身上得到了“還魂”。

                            明黃色綢繡紫葡萄夾氅衣

                            (資料圖來自《清宮服飾圖典》)


                            佳名喚作百花王,牡丹最是彰顯皇室的華美富貴。《如懿傳》中不少衣裙,都借鑒和參考了清宮舊時的紋樣與繡樣,領上蒲桃繡,腰中合歡綺,無一沒有出處,無一不體現匠心。

                            明黃色綢繡牡丹平金團壽單氅衣


                            月白,并非白色,古人認為月亮因為暈染夜晚天空的顏色,因而呈現淡藍,那才是月白色。百蝶喜相逢,五彩百蝶寓意吉祥美好,雋永莊重。

                            月白色緙絲八團百蝶喜相逢紋夾氅衣


                            華美的刺繡,斑斕的中國傳統色彩,被嚴謹態度和工匠技藝復原,抖落錦繡旗裝上的歷史煙塵,龍飛鳳舞花團錦簇裝點著姹紫嫣紅的后妃嬪御,陪她們登西樓,遍灑胭脂淚。

                            深宮多少愛 朱墻夢中人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登后位,披華服,還要戴上滿頭珠翠;這潑天富貴,又何嘗不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如懿所佩戴的金累絲嵌珠朝冠,皆為赤金打造,綴以名貴東珠;紅瑪瑙綠翡翠,樣樣俱全,身著朝服與皇帝攜手,她真正站在了后宮最高處,可其中辛酸又有誰知曉。

                            與清代皇后的嵌珠朝冠相比,都有三層鳳疊,細節處不盡相同,但工藝上的精美非常接近。

                            圖左是清皇后貂皮嵌珠朝冠

                            圖右是周迅在劇中所戴朝冠


                            而與那拉皇后如懿便服相匹配的一頂點翠鈿子,以翠藍鳥羽點綴在金銀之上,鳳尾翩躚、赤金雙喜字和珍珠綠松石,將這頂鈿子琢磨得巧奪天工。

                            點翠珍珠偏鳳、翡翠簪釵,眾星拱月般圍繞著點翠鈿子,數百顆珍珠明艷貴重。如懿的美,在后宮中不似金玉妍張揚奪目,也不似寒香見驚為天人,她腹有詩書氣自華,憑著獨到審美與雅趣,承幸于君王。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點翠飾品,多來自于張叔平自己收藏和尋來的老物件,在經過仿制毛的修補后,方才出現在劇中。


                            遍鑲細小米珠的金釵,別進如懿的烏發中。數朵寶石珠花點綴兩把頭,隱約露出赤金扁方的一角——通過露出的一角,便可猜度整把扁方的巧奪天工。

                            作為滿族婦女梳旗頭所插飾的特殊大簪,扁平一字形的扁方由純黃金打造,也有在翡翠上鑲嵌金銀、碧空壽字、團花、蝙蝠等吉祥圖案,金鑲玉色襯著滿頭青絲,美得無與倫比。

                            長發綰君心,如懿看殘酷深宮托腮落淚,一滴淚緩緩落下,周迅將哭戲處理地層次感分明——愿得一心人,歷經劫難渡盡劫波,陪依依畫眉挽手的天子,并肩去看錦繡河山。

                            “在這無人之巔,朕覺得孤單的很……”飾演皇帝的霍建華,在與弘歷相處的八個月里,從清晨大朝會到日暮妃嬪定省,他幾乎參與了每場戲,也深深體會到了站在帝國頂峰,身為“寡人”的高處不勝寒。

                            初見傾心時含情脈脈,封后時彼此攜手攙扶,草原大漠馳騁疆場,波詭云譎政治與后宮,他們依然沒改變小兒女情態——君贈卿珍珠簪,妾為君綰長發。

                            “這宮里無休無止的猜忌、爭斗、算計、背叛,確實讓人厭煩,臣妾一路陪皇上走到現在,從來不曾對皇上有過謀求算計”,從青櫻到如懿,一入宮門深似海,她從未改變對丈夫的一片深情,滿腹虔誠。

                            然而,“再深的情意,也被皇上的疑心和彼此的消磨耗盡了”……“蘭因絮果”四個字,道盡帝后之間曾經甜蜜深沉的愛戀,與最終悲愴辛酸的離散。

                            周迅獨具特質的嗓音,帶著幾許蒼涼、幾分悲愴,道出歷盡世事后的頓悟和無奈,無論兩情歡好時的溫柔,還是對峙交鋒處的爆發,每時每刻都有情感流淌在熒幕之中,讓觀者在紅墻綠瓦間,跟著如懿愛了一遭,恨了一場。

                            清高孤傲,篤信冷處偏掛的如懿;愛戲如癡,為角色付出一切的周迅。如懿在周迅的心中“活”了,一顰一笑,宜喜宜嗔,她將自己全部托付給了這個人物。

                            片場拍攝,她不帶劇本,已把臺詞記在心底——把我揉碎了成你,站在鏡頭前,她就是如懿。哪怕殺青之后的幾個月,周迅還會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感受到如懿就在她身邊——物我兩忘,她和她,曾是一個人。

                            花開花落自有時。從古到今,婚姻圍城里既有舉案齊眉的恩愛,相濡以沫的包容,亦有求而不得的悲苦,愛卻別離的無奈。愛恨雙影里,群芳博弈,一唱一嘆一花落,奏一曲封建皇權下的女性悲歌。


                            輕攏慢捻抹復挑,雨送黃昏花易落。人成各,今非昨,青絲斷,淚闌珊。

                            紅墻黛瓦間,曾有這樣的傳奇女性,哪怕歷史模糊了她容顏:《清史稿》將她的生平寥寥數語以蔽之,《心寫治平圖》史書工筆隱去了她的音容笑貌……可那又如何?

                            她敢愛,與夫君誓死相隨,看遍大好河川;她敢恨,慧劍斬情絲,與君長訣絕。她是那個名為青櫻的女子,無悔地愛了一場。


                            撰文:Joey

                            設計:Roland

                            特別感謝:《如懿傳》周迅服裝劉創作老師和《如懿傳》禮儀指導張紅老師

                            將本文分享到

                            本文相關品牌

                            本文相關單品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如懿的“秘密”:華服下深藏多少情與意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河北11选5官网